卷三 修辞例话
孙歪头

上一章:薛嫂 下一章:回前诗的删改

努力加载中...

这是薛嫂在怂恿西门庆去拜访杨姑娘“(孟玉楼的姑奶奶)”时,所说的一段话。在这里,叙事者也顺便交代了一下杨姑娘的出身,提到杨姑娘死去的丈夫孙歪头。

作者在

引文中的杨姑娘,是由主要人物孟玉楼引出的,自然属于次要人物。而杨姑娘如何会守寡,且如何会成为西门庆的座上客,当然有必要稍稍提及她的丈夫。那么杨姑娘的丈夫则属于次而又次的人物无疑。他在作品中的分量,轻得如同一个水泡。不写固然不合适,写多了又都是无用的废话。在上述引文中,作者两次提到他,一次是孙歪头,一次是歪头,总共只给了他五个字的篇幅。我要问的问题是,五个字也能写活一个人物吗?答案是肯定的。

如前文所述,

作者所用的办法,是给他取了一个让读者过目不能忘的名字。用绣像本批评者的话来说,孙歪头这三字“写得活现,恰像真有其人”。要知道“孙歪头”其实不是名字,而是叙事。或者说,作者将原本属于形象描写的“状貌”,强拉到他的名字“(称呼)”之中,从而完成了最小化的人物塑造——孙歪头三字一出,其人仿佛立刻就站在读者面前。

“这婆子原嫁与北边半边街徐公公房子里住的孙歪头。歪头死了,这婆子守寡了三四十年,男花女花都无,只靠侄男侄女养活。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