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修辞例话
冰鉴定终身

上一章:邈远 下一章:两个太监

努力加载中...

吴月娘、李娇儿、孟玉楼、潘金莲、李瓶儿、孙雪娥、春梅这样一个顺序安排,有如梁山泊好汉排座次,考虑到了以下两个原则:其一为嫁入西门庆家时间的早晚,吴、李、孟、潘及瓶儿的排序即遵循这样一个原则。这涉及到伦理纲常和名分的既有秩序,并不因西门庆最宠爱潘金莲、最鄙视李娇儿而使两人易位。但这个原则也不是绝对的,若说嫁入时间早晚,孙雪娥远在孟、潘及李瓶儿之前。她的排名位于各位“正头娘子”之后,而列于丫鬟春梅之前,也恰如其分地说明,孙雪娥的地位实际上在妻妾与仆役之间。因此,这个排序也适当考虑了亲疏远近这样的原则,可谓有常有变,有经有权。这种常、变与经、权关系,多少也反映了那个年代名教伦理的一般状况。

这一回中,西门庆家中忽然来了一个人。此人是守备府周爷推荐来的一位相面先生,名叫吴奭,道号守真,人称吴神仙。周守备无故差遣这么一个道士上门,或许是因为他算命精准神通的缘故吧。西门庆与他寒暄之后,照例是献茶赐斋,并随即请他算命。先由西门庆本人开始,次及众人。

从引文中春梅的一番说辞可以看出,春梅对于吴月娘在背后嘲讽她的一番怀妒含醋之词,已经全部知晓。须知,吴月娘“就有珠冠,只怕轮不到他头上”那番话,是西门庆和吴月娘夫妻之间在后厅的“私房话”,其时并无别人在场,春梅何由得知?且西门庆在吴月娘说完这番话后,手摇芭蕉扇出来散步,即唤春梅伺候。春梅得知月娘之谤讪,何其速也!这只能说明潘金莲或春梅在吴月娘处安排了眼线。这些关键之处,作者皆用省笔,一丝不肯露出马脚。

春梅“莫不长远只在你家做奴才罢”一语,明言珠冠在别处,倒是判断对了大方向,且出语硬朗,心高眼远。从这番话中似乎也可以看出,她对吴月娘的恶语伤害,采取了尽量隐忍的态度,故语调平和。但她心中翻江倒海般的愤怒以及不甘人下的高傲,直至第八十五回之“扬长决裂而去”、八十九回之“永福寺撞遇吴月娘”,才得以真切表露出来。所谓草蛇灰线,千里伏脉者,殆非虚语也。

张竹坡将看法。

而到了首创之功,也是不能轻忽的。

而对于春梅将来必戴珠冠的理解,不论是吴月娘,还是西门庆本人,都出现了巨大的错误。月娘一不相信西门庆会当官,二不相信西门庆当了官之后,珠冠会落到春梅这样一个丫鬟头上。当然,她万万无法料到日后夫死家败,春梅嫁给周守备,从而戴上珠冠这一“既定结局”。作者这么写,有力地反衬出命运的神秘莫测。而西门庆的判断,也高明不到哪儿去。由于他的过分自恋,总想着春梅的“珠冠”必源于自己当官后的“携带”。而仅仅过了半个月,西门庆果然加官进爵,他想必会更加佩服吴神仙的神机妙算,且做着适时将春梅“扶正”的美梦吧。

最有意思的是,春梅不仅判词冠于群芳,且吴神仙明确告诉她,早年必戴珠冠“(意为当上官太太)”。在吴神仙告退之后,这个判词还引发了吴月娘与西门庆之间的一番争论。

在《金瓶梅》的这个情节设置中,最值得留意的人物当属春梅。她以一个丫鬟的身份而获得看相算命的机会,固然说明她在西门庆眼中非同一般的地位,同时,从结构章法上来说,作者也为小说的最后二十回文字早早埋下了伏笔。此回算命,吴神仙由周守备府派出,而在西门庆死后,春梅最终也以守备府为最终归宿,其暗中照应之法,可谓滴水不漏。

吴神仙不仅为每个人都算了命,看了相,告知吉凶祸福,而且为每个人都下了“判词”。从修辞技法上说,这是典型的“预叙”,即在人物命运尚未充分展开之时,预先向读者暗示其最终结局。不消说,《红楼梦》继承了这一技法,并使它更为严密、整饬和系统化。

若说此回吴神仙算命一节,专为春梅而写,似乎也无不可。

从情理与情节安排来看,吴神仙算命一节,读起来相当粗率,且不合世态人情。且不说每个人的灾难与厄运都直言无隐,判词也下得简陋、粗暴和直白,殊不合常理。比如,吴神仙当面点出李娇儿是“娼门女”,说潘金莲“好淫”与败坏人伦,骂孙雪娥为“贱人”且有沦落风尘之虞,众人居然不以为怒,相反“皆咬指以为神相”,显得十分可笑。当西门庆问他自己命中是否“有败”时,吴神仙用“年赶着月,月赶着日,实难矣!”这样的无奈之语作答,西门庆居然满心欢喜,更属不伦。

“春梅道:“那道士平白说戴珠冠,教大娘说‘有珠冠,只怕轮不到他头上’。常言道,凡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,从来旋的不圆,砍的圆。各人裙带上衣食,怎么料得定,莫不长远只在你家做奴才罢!”西门庆笑道:“小油嘴儿,你若到明日有了娃子,就替你上了头。”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